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被奸后的同学妈妈
被奸后的同学妈妈

被奸后的同学妈妈

在那一年的初夏,发生了我生命里一件大事,从此我的命运开始转折,使我
从一个懵懂无知的少年转变为一个满心肉欲不思进取的人。如果那件事没有发生,
我现在也许就像其他大多数人一样上一个普通的大学,找一个普通的工作,然后
去一个普通的姑娘为妻,过着普通的生活。可是那件事确确实实的发生了,使我
过早的走进社会,面对社会上残酷的竞争,我流过血,流过泪,终究成就了我这
一番事业,使我最终摆脱了普通的生活,成为一个成功的商人。
我叫贺峰云,今年38岁了,15年前创立了风云公司,专营文化用品,如
今我的风云公司遍布本省各大小城市,净资产已超千万,成为文化界商业的领军
人物。和全国着名的书法家画家都有密切的业务来往。
我生活的转变还要从1988年那一年的初夏说起。那时,我还是一个普通
的高中学生,学习不好不坏,头脑很聪明,就是比较贪玩,经常利用晚自习的时
间偷偷和同学溜出去玩。我的父母当时都在省会附近的一个小城市工作,不在那
个城市,只有爷爷奶奶住在那里,所以管的较松,平时全凭自觉。我那时还算是
个自觉的孩子,每天按时上下学,只是偶尔调一下皮,趁着晚自习的时间溜出去,
一玩就玩到半夜才回家。
那年初夏,一天晚自习的时候悄悄的和几个同学又溜了出去。现在也忘记了
当时玩的什么,反正玩的很高兴。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了,其他的同学见时间不
早,已经到了下晚自习的时间,就装作刚下晚自习,回家去了。只剩下我和刘涛
在一起。刘涛是我最要好的朋友,我们两家住的不远,平时都是我们俩一起放学
上学。刘涛的爸爸是个推销员,经常出差不在家,妈妈在附近的一个化工厂里当
工人,三班倒的那种,那天刘涛的妈妈刚好上下午班,要晚上12点才下班。所
以我俩也不着急,还在尽情的玩着。当我们醒悟起时间已经很晚的时候,一看表,
已经快12点钟了,刘涛的妈妈已经快下班了。我们才急惶惶的往家赶。经过一
条小路的时候,刘涛对我说:「云子,我妈妈下班就走这条路,我怕被她碰上,
咱绕个弯回家吧。」当时因为急着往家跑,我已经累得喘不上气了,不想再多走
冤枉道,就对刘涛说:「要走你走吧,我快累死了。」刘涛拉着我要绕弯走,我
死活不肯,刘涛无奈,只得自己走了。
我走进这条小路,小路上空荡荡的,也没有路灯,黑黢黢的什么也看不清。
我摸着黑往前走,隐约走到一个路边小花园门口,忽然听见里面有动静,就
好像是有人在挣扎,嘴里被塞着东西,发出呜呜的声音。这时,只听咚咚两声,
好像谁用拳头打别人的身体,那呜呜声顿时消失了,只听见有人喘粗气的声音,
好像在做什么剧烈运动。
我悄悄靠上前,走进小花园,声音是从一丛灌木丛后面发出的。我顺着墙根
走过去,还没到跟前,脚下踢着一个东西,像是自行车,桄榔的响了一声。喘息
声顿时静了下来,一阵窸窣的声音,一个黑影飞快的跑走了,瞬时就没了踪影。
我来到刚才那个黑影处,就着朦胧的月色,看见一个白花花的肉体躺在草丛
上,头部被紧紧的裹着一件衣服,身上一丝不挂,看那隆起的双峰,纤细的腰肢,
白白的肌肤分明是一个女人,那女人双腿张得大大的,下体泛着白光漏在外面,
一只鞋已经不知被扔到哪里,光着一只小脚,另一支脚上还挂着被人脱下来的内
裤和裤子。
那女人躺在那里,还不知道刚才强奸她的人已经跑走了,也可能是被打晕了,
一动不动。那具白白的肉体起伏的曲线强烈的诱惑着我,我从来没见过裸体的女
人,已经进入青春期的我也时常幻想着能和女人亲密的接触。如今这样一个赤裸
的女人躺在我面前,而且头部还紧紧的裹着衣服,一种罪恶感顿时涌了上来。我
心里狂跳,轻轻来到女人身边,颤抖的手试探着摸上了女人的乳房。女人一动不
动。我心中暗喜,只觉得口干舌燥。心里一横,双手抚摸的更加用尽。我跨坐在
女人赤裸的酮体上,双手尽情的抚摸眼前这诱人的肉体。肉体软软的,很有弹性,
摸着好舒服。在女人身上亲吻起来。女人一只一动不动,好像是晕过去了。
我越摸越兴奋,亲吻那肉体的范围越来越广,只觉得下体肉棒硬硬的撅着,
快要把裤子撑破了。我拉开裤子拉链,把肉棒放出来,顿时感觉轻松不少。肉棒
硬硬的顶在女人身上,感觉好舒服。我心里一动,把肉棒放在女人双腿中间,那
里有个肉缝,那就是女人的小穴吧?我一挺腰,肉棒滋的进去一半,顿时感觉肉
棒被柔柔的,暖暖的裹了起来,那种感觉舒服的不得了。我继续用劲,肉棒整根
没进女人的小穴中。感受着女人小穴的柔软,我禁不住开始抽插起来。这一抽插
才知道,原来女人的小穴这么舒服,一阵阵的快感向我袭来,带我在快乐的风浪
中快感越来越高。我禁不住使劲抱着女人柔软的身体,使劲耸动着肉棒深深地插
进女人的小穴深处,女人在我猛烈的抽动下,身体随着我的耸动一上一下。头部
包着的衣服也松了开来,可是我正处于极度兴奋中,没有发觉。女人在我猛烈的
抽动下渐渐的苏醒过来,发出低微的呻吟声。终于我在一阵电击似的快感中,我
把一股精液深深地射进女人身体。
我射出精液,浑身的欲火一泄而光,头脑开始清醒。我低头看看女人,女人
的脸已经露了出来,我仔细一看,大吃一惊,这不是刘涛的妈妈吗?这时,刘涛
的妈妈也睁开了眼睛,认出了我。我经常到她家找刘涛玩,所以她对我很熟悉。
看见是我,刘涛的妈妈大吃一惊,张嘴刚要喊,我急中生智,一把捂住她的
嘴,急切的对她说:「阿姨,不是我,真的不是我……」我心里一急,不知道怎
么说,越说越乱。刘涛的妈妈开始还有些挣扎,后来见我这么着急,她反而冷静
了下来,用眼睛示意我拿开手。我忐忑不安的拿开捂着她嘴的手。
刘涛妈妈把我从她身上推开,飞快的穿好衣服,转过身来,看我还在手足无
措的站在那里,冲我笑了笑,轻声的说道:「小云,阿姨知道不是你,答应阿姨
一个要求。」我异常高兴,赶忙说:「阿姨您说,什么要求我也答应。」
刘涛妈妈仔细的看了看我,眼睛向下移动,看到我的肉棒还软软的垂在裤子
外面,默默的用手替我放回去。刘涛妈妈柔软的小手握着我的肉棒时,舒服的感
觉立时让肉棒又挺了起来。刘涛妈妈责怪的看了我一眼,我面红耳赤,低下头去。
刘涛妈妈替我拍打了一下身上的土,整好衣服,又麻利的整了整自己的身上。
感觉正常后,对我低声说:「答应阿姨,永远不要把这件事说给任何人。好
吗?」
我见刘涛妈妈如此,心里异常高兴,赶紧说:「阿姨,我绝不和任何人讲。」
刘涛妈妈严肃的看着我的眼睛说:「你发誓!」我赶紧说:「我对天发誓!」
刘涛妈妈满意的点点头,对我说:「你赶紧回家吧。」说完转身走到墙边找到那
辆自行车,骑上车子就走了。
从那以后,我很长时间没有找刘涛玩。可是我并没有忘记那天晚上的事情。
刘涛妈妈雪白柔软的肉体给我留下了烙印般的印象,在我脑海里挥之不去。
每天晚上一闭眼,刘涛妈妈那白花花泛着白光的肉体就出现在我眼前,那柔
软的感觉就好像还停留在我的手上。为此我日思夜想,很快就瘦了下来。
终于我忍不住了,在一天趁着刘涛妈妈白天休息,我逃学了。我悄悄来到刘
涛家门口,刘涛的爸爸又出差了。我轻轻的敲门,不一会,刘涛妈妈来到门前问:
「谁啊?」我不说话,听着我日思夜想的女人清脆的声音,心中狂跳。刘涛妈妈
见没人应话,打开门,看到是我站在门口,脸色一变,轻轻对我说:「你来干什
么?赶快上学去吧。」我站在门口,看着她不说话。刘涛妈妈关上门,把我关在
门外。我继续轻轻的敲门。刘涛妈妈很快打开门,轻叹一声,把我拉进屋里。我
进了屋,一下把门关上。然后一把搂住刘涛妈妈的腰。刘涛妈妈使劲的挣扎,想
挣脱我的搂抱,可是我紧紧的抱住,一点也不撒手。我们纠缠着,忽然我一踉跄,
重重的撞在门上,发出咚的一声响亮的声音,我们立时都停止了撕扯。静静的站
着,我还是紧紧的搂抱着刘涛妈妈的腰。
刘涛妈妈站了一会,听见外面没什么动静,轻轻的叹了口气,身体软了下来,
任由我抱着。我见刘涛妈妈放弃了挣扎,便一把将她横抱了起来。刘涛妈妈无奈
的闭上了眼睛。我怀里抱着刘涛的妈妈,快步走进卧室,把她放到床上,开始解
她的衣服。刘涛妈妈闭着眼睛对我轻声说:「快点。」
我三下五除二扒光了刘涛妈妈的衣服,那雪白柔嫩的肉体又出现在我的眼前。
我激动的手脚发颤,抖抖索索的脱光自己的衣服,压了上去。刘涛妈妈闭着
眼睛,一行泪水流了下来。我不顾她的感受,分开她的双腿,挺起早已充血肿胀
的肉棒使劲的刺了进去。刘涛妈妈在我的肉棒刺进去的时候眉头紧皱,身体向上
挺了一下。我进入这具诱人的肉体后,就开始疯狂的抽动起来。开始,刘涛妈妈
的小穴很干,我抽动着很费力气,渐渐的,小穴里湿润起来,我抽插的也越来越
顺利。
我紧紧的抱着她,胡乱的在她身上脸上吻着,当我吻上她的唇时,刘涛妈妈
扭过头避开了我。我不甘心,一边抽插着她,一边把她的头扭过来,强行吻在她
的嘴上。刘涛妈妈使劲想扭过头避开我的嘴,可是我紧紧的抱住她的头,使她一
动不能动。于是她放弃了躲闪,任由我狂吻她的嘴。我掰开她的下腭,把舌头伸
进她的嘴里,纠缠着她的舌头,下体依旧使劲的操干着她的小穴。终于,刘涛妈
妈开始对我的动作有了反应,从鼻间发出轻微的呻吟声。我用嘴堵住她的嘴,品
尝着她的舌头,肉棒使劲的在她的小穴里进进出出。不一会我就达到了高潮,我
使劲顶着她的下体,把精液深深地射进去。软倒在她的身上。
我趴在刘涛妈妈身上喘息着,刘涛妈妈也一动不动的喘息着。过了一阵,她
想推开我,我死死的抱着她不动,又开始使劲的吻着她的嘴,她的脖子,她的身
体。吻着吻着,我的肉棒又坚硬起来,于是我又强行插了进去,开始了第二次的
抽插。这一次我因为已经射过一次,所以这次坚持的时间比较长。刘涛妈妈被我
浑身上下抚摸着,也产生了性欲。我们俩又纠缠了近一个小时,我才又一次的射
入她的身体。
从此以后,我就经常逃学,去找刘涛的妈妈,我和刘涛的妈妈几乎用尽了所
有姿势的交合,刘涛妈妈浑身上下都被我的嘴吻遍了,就连她的小穴,屁眼,每
一根脚趾我都仔细的品尝过。
由于频繁的逃学,我的功课越来越差,最终没有考上大学,我毕业后,在父
母的催促下回到了父母身边。父母凑钱为我开了一间文化用品商店,我开始了商
业上的竞争。从我离开那个城市就再也没有回去,再也没有见过刘涛的妈妈。但
是,我至今还在想念着她,感谢她给我青涩的少年时代带来的快乐。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