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做女女的主人吧
做女女的主人吧

做女女的主人吧

国良睁开了双眼的第一眼就看自已那小妻子跪在床下,在等他起床呢,纤儿
看见国良睁开了双眼,就把头磕了下去“仙奴给主人请安,主人早上好!”
纤儿穿着一件大红透明的纱裙,整个后背全然缕空,前边也是细细的带子,
乳房的边缘也是缕空的花纹,沙裙拖缀下去,盖住了跪在地上的腿。又隐隐约约,
加上纤儿那羞红的脸庞,美极了,一早起来看到这样的美景,国良真是开心坏了,
他伸出手来轻轻的把纤儿拉了起来,让她从地下坐在了床边“纤儿你可真乖,让
你做你就这么认真的做下去,”
“国良,如果爱一个人的话,我的行为能让他开心,为什么不把幸福给这个
他呢?国良,只要你喜欢,让我做什么我都愿意!”
看到刚刚经过人事的的纤儿眉眼间有了那么一点点的风情万种的感觉,“仙
儿,你太漂亮了”
“那也是主人给的”纤儿低下了头,轻轻的动着自已睡裙上的带子,小女孩
子的那个羞涩又在她的脸上浮现了,“国良,都快九点了,吃饭吧,吃完了饭再
说,”
国良和纤儿一起走到楼下吃起了早饭,电话响了国良接起了电话,“好的。
好的,我们马上就去”
纤儿用疑问的眼睛看着国良,家规上规定,纤儿是不能干扰国良所有的事情
的,所以她也没敢问。
“纤儿,换衣服,我们去拍结婚照”“是,主人”纤儿收拾完了碗,去化妆
换衣了,下得楼来,看到国良正在门厅等她,纤儿赶紧走过去,跪在了国良面前,
为国良把鞋换好,系上鞋带。行完礼后,国良一把拉起了纤儿开车走了。
“你好,国良,好久不见!”
“找你可难,好朋友要拍个照片也得排队,志远,生意这么红伙,你可发大
财了!”
“哪里哪里,是大家都捧我的场!”
“你还是照得好,不然,我怎么宁可等你有空我也不上别人家那!给你介绍
一个,我的新婚妻子,米纤儿,”
“哇,大嫂,这么漂亮!”
“是呀,漂亮是一面,关键是乖巧听话,柔顺,一会,还得请你发我们俩的
新婚的见证人!”
“没问题!我把样板给你们,一会你们想哪种姿势的片子选好了告诉我!”
纤儿也是在这个城市长大从来也没有见过这么大的照相馆,而且好象设在了
郊区生意还是不错的,可是进来的人,大多都和服务员消消自语,而且基本全是,
男人气宇嚣扬,女人却是低眉顺眼的那种,纤儿翻开了相本,却惊呆了……
这家照相馆拍的全是SM的相片!而且什么样子的都有。看那片子里女奴们
的表情,有痛苦的,喜悦的,动作有捆绑的,吊起的,添脚的,跪着的,而且个
个逼真,好象把人的心灵的那一岔那全给照出来了“国良!”?国良看着她,点
了点头,咱们的结婚照片就在这照,让我的好朋友照!别怕!听到没有!别怕,
我的仙奴“是。主人”可是纤儿还是有点怕,她必竟没在外人面前脱过衣服呀!
“你好,王先生,请带你的太太去准备了!”一个服务小姐走了过来,给天
明跪下行礼后说,她尽然底下什么也没穿,露出了一个贞节带!
“请跟我来!”服务小姐站了起来,国良用力拉起米纤儿跟着她走了过去,
来到了另一个大厅里,厅里只有那个服务小姐和国良夫妻,服务小姐看出来了仙
儿的紧张,“夫人请不要怕,我们这的每一个厅只招待一对客人!片子照完后,
客人可以马上到电脑室去选,选中的相片马上放大,剩下的一律销毁,!”
纤儿有点放心了,“国良,照这种照片摆到那?”
“卧室,我们自已看!”
厅里就一个小沙发和一个小茶几,沙发的边上放着一个垫子,服务生把国良
带到沙发上坐下了,然后对纤儿说“性奴是要跪在主人边上的小垫子上的!”仙
儿的脸通的红了,这是她性奴的身份第一次让别人说了出来,在国良的视意下,
她只好跪在了国良边上的垫子上,不知道一会等着自已的是什么!
服务员跪在国良的前面问国良要照什么样子的照片,国良说了几种,纤儿心
慌意乱的也没有听清就被服务员拉起去化妆间打扮去了。
来到了拍照间,就看到了国良一个人坐在主人的位子上,相机和拍照的人是
隐蔽的,照相的时候是看客人的表现然后一个个往下拍。所以知道的是在照相,
不知道的就看见两个人在那玩SM。
国良懒懒的坐在主人的椅子上,无聊的拿起了桌上放的九尾鞭细细的把玩,
一抬头看到纤儿被五花大绑的让服务员牵了过来,身上一丝不挂,红色的绳子把
纤儿的显得更加白熙,可能是服务员和纤儿说了什么,纤儿走到了国良的面前,
乖乖的跪了下去,乳头和阴道都涂上了粉红,在服务员的示意下,纤儿对国良的
跪拜的,添脚的,鞭打的,灌肠的,滴蜡的,还有纤儿虽然穿着婚沙,但是性奴
的婚沙却是乳房上带着乳莲,阴道全露出的那种,等等一系列精典sm结婚照出
来了。后来服务员才告诉国良,为了让纤儿配合,给纤儿吃了药。
纤儿累得睡着了,国良和志远在慢慢的选着要放大的片子,原来所有的照片
全是志远一个人照的,那灯光,再加上纤儿的美丽,把S,m的虐恋达到了极致,
国良选了四张照片放大。,第一张是国良站着背着手,手里的鞭子垂着,而纤儿
却是穿着婚沙,跪在国良的脚下,一对大奶子上代着乳链,婚沙整个撩起,露出
圆圆的大屁股,屁股上的几道鞭痕清晰可见,那样子象是在叩谢主人的调教,第
二张是纤儿被绑成龟甲式,跪在国良的脚下为国良口交,国良的鞭子落在她的脊
背上,那样子象是说如果不卖力气,主人的鞭子会随时落到他的身上,第三张是
纤儿脖子上被栓上了狗链,链子的一端由国良牵着,纤儿的手和脚都被代上铁链,
屁眼还被插上了狗尾巴,在认命般的为国良添脚。第四张是纤儿的手又被捆到了
后面,屁股撅得高高的,跪在了地上,国良坐在她的后面,一根细细的塑料管连
着、纤儿的屁眼和边上的盆子,是谁都知道纤儿在接受主人的惯肠,只是纤儿那
柔顺的表情我见忧怜!
志远看着片子连声称赞,国良也得意洋洋,没想到片子的效果意外的好,两
个人轻声交谈着,两个服务员跪在他俩的脚下在卖力的添着,这也是这家店的服
务项目之一,纤儿醒了,看到放大后的片子,羞得无地自容,志远把刚才照相用
过的所有的道具给了国良作为了结婚礼物。国良把纤儿叫过来给志远跪下磕头表
示感谢。志远看到国良这百依百顺的性奴,直夸国良好福气。
日子就这么一天天的过着,每天纤儿服侍完了国良,自已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早上送国良走了,她就开始画妆,收拾屋子,然后去美容院做面膜、逛商场,中
午赶回来,打开视频给国良请安。有时国良坏,就让她脱光了跪着,或者摆出个
姿势让国良看,纤儿尽管害羞,也顺从国良的玩弄。晚上请安的时候有时国良打
过电话来,要她脱光后在阴道里插上跳蛋什么的跪在那等他回家,纤儿不同意,
国良就说家规规定你必须服丛,无奈纤儿只有照做,等国良回家的时候,他的小
妻子的阴道早已波浪汹涌,国良就顺手直接干一把,就天天这样搞,纤儿这害羞
的毛病还是改不了,国良呢,在纤儿跪在他面前递过鞭子的时候也没有真打过,
有时候故意拿鞭子轻轻的在纤儿的背上,甩了甩,看到纤儿那战战兢兢的样子,
也就是一笑了之。终于,有一天纤儿在上午出去逛街的时候遇到了过去的同学,
同学见面十分的亲热,拉起了她就找了个饭店吃起饭,纤儿想中午还没有给国良
请安呢,就一直想走,可是还不好意思,比竟过去大家相处得都不错,等到吃完
了饭,同学还是不打算放她走,又找了几个同学过来大家又一起卡拉OK起来,
眼看五点就到了,纤儿急得不象样子,终于在五点半的时候同学们散了,纤儿打
车就往家走。
回到家,看到国良已经做在了沙发上看起了电视,纤儿都要吓死了,连鞋都
顾不得脱,就跑到国良的面前跪了下去“主人,对不起,仙奴回来晚了,”
“上哪了”
“主人,仙奴遇到了大学同学,大家在一起吃完了饭,在一起又唱了一会歌,
求主人原谅!”
“是么?‘”是的。主人“纤儿双手驻地,低着头对国良说。”先去做饭,
然后再说!“”是。主人“纤儿不大一会就做好了饭。
“请主人吃饭吧,对不起主人,让您唉哦了……”纤儿重新又跪到了地上。
国良站了起来,走向了餐桌,纤儿没敢起身,也爬了过去。
国良吃起了饭,纤儿跪趴在国良脚下,低着头,等着国良的吩咐,好服侍他
吃饭。
可是国良偏偏什么也没说。
“主人,今天仙奴做的菜是,土豆丝,酸菜粉条,菲菜炒鸡蛋,如果主人不
满意。请主人责罚仙奴!”
纤儿按照家规说。
国良还是没有说话。纤儿只有跪趴在地上。
国良起身去看电视,纤儿跟着他也爬了过去,默默的跪在一边。
八点到了,纤儿知道这场调教只定躲不过去了……她默默的把衣服脱光了…
…爬到了国良的脚下“唉。自已主动点吧!”。国良把电视关了。
纤儿双手举起了鞭子,“主人,仙奴今日犯了家规,请主人惩罚。”国良接
过了鞭子。
“知道自已错了?”
“是的,主人!”
“错了几条?”
“仙奴中午没有给主人请安,是一条,晚上没有接主人,二条,没有给主人
打个电话告诉主人一声,三条,做饭做晚了,四条!”
“应该打几鞭子”,“二十鞭子,主人!”
“二十鞭子从哪打”
“从,从调教室!请主人开恩!请主人怜悯!”纤儿开始给国良磕起头来。
调教室的东西纤儿打结了婚也没有试过。可是有时进去打扫卫生的时候看到
那些东西的心里还是发怵,有时进去打扫的时候看到这些调教的东西都是国良给
自已买的,有点幸福,有点辛酸,说不清是什么滋味。
“进调教室之前先干什么!?
“主人,先给贱奴灌肠!清理干静后才能进去,防止给调教室弄脏”纤儿感
觉都丢死人了。
“把惯肠器拿来!再取三袋牛奶。介于你一次也没有惯过,今天主人给你惯!
不过,你得多加五鞭!”
“是,主人!”纤儿不敢反驳,爬到调教室拿出了大号调教器,自已又进到
厨房拿了三袋牛奶。
然后跑到国良面前高高地撅起了屁股。
“今天没刮阴毛?身为性奴尽敢这么赃!没有礼节!对主人不敬!再加五鞭!”
国良拔了下长出的毛茬。
“啊!是的主人!”
国良把惯肠器的一端伸进了纤儿的屁眼。
牛奶一点点的流进了纤儿的肚子里,纤儿极力忍住难受,不敢发出一声声响,
怕国良再加鞭打的次数。
终于牛奶全都流进了纤儿的肚子,国良收起了罐肠器,纤儿转过身来,跪在
国良面前把国良的裤子打开了,拿出了国良的小弟弟开始为国良口交,她尽力的
尽一个性奴的职责!尽力的讨好着国良,以让国良一会在鞭打的时候能轻一点。
国良的小弟终于硬了。纤儿鳖得满脸冒汗,却不敢和主人说去厕所。她不敢
再添下去,双手驻地跪在地上等主人的发落,“去厕所拉干净吧!”国良终于说
话了。“谢谢主人”纤儿爬向了厕所。
国良看见纤儿出来,就往调教室走,纤儿默不做声爬在国良后边,心里怕死
了,可是一点也不敢违背主人。
国良见纤儿爬了进来后,关上了门,调教室是用高级隔音设备做成的,墙是
一层海绵。国良把一个狗环套在了纤儿的脖子上,然后坐在了椅子上,甩了一下
鞭子,鞭子发出一声轻响“说,应该向主人说什么?”
纤儿闭上了眼睛,眼泪一下子就流了出来,唉,该来的终于来了,她爬向了
主人,在主人脚下用嘴对准主人的脚吻了下去,然后把头着抬了起来。低垂着眼
睛带着哭腔说“请主人调教你这下贱的母狗!”
自已终于变成了国良的母狗!
“把大腿打开!”国良拿起一个假阳具,放进了纤儿的阴道里,“撅起屁股!”
国良又拿起了一个跳蛋,放进了纤儿屁眼里。
国良拿起了绳子,把纤儿捆绑了起来,把手捆到了后面高高的吊起,疼得仙
儿“呀”的一声,又用力的把乳房捆得大大的,乳头涨得通红!绳子向下穿过了
阴道!然后又吊到了腰上!最后把腿也给捆上了。
国良把捆好的纤儿放到了长条凳上!屁股冲外,多余的绳子让国良拴到了天
花板上的吊钩上。这样纤儿的头的拉了起来。国良拿起了鞭子,打开假阳具和跳
蛋的开关。又给纤儿的乳房上代上了铃铛!
“啊”剧烈的振动让纤儿大叫了起来。“啪!”一鞭子打在了纤儿的屁股上!
“啊!!!呀!!!!”疼得纤儿马上就大叫了起来,用力的晃头,把铃铛
晃得哗哗响!没想到国良下手这么狠!纤儿真是感觉自已又羞又耻,自已一个大
学生呀,还美貌如花,却让人这么作贱!连条狗都不如!
“接到主人的鞭子应该说什么!?”
“第一鞭!谢谢主人的调教!”纤儿哭着说。
“啪”
“啊啊啊呀啊!!第二鞭,谢谢主人的调教!555555”
“主人,母狗错了,原谅母狗吧,母狗再也不敢了!!!”纤儿开始大声哭
起来。
“啪!你还知道错那!”
“啊啊啊呀啊!!第三鞭,谢谢主人的调教!母狗知道错了,母狗再也不和
同学出去了!请主人原谅母狗!”“疼呀”纤儿的屁股上开始出现了红印!
“不打你这下贱的狗,你以为主人给你立的规矩是闹着玩的!把屁股给主人
撅高点!啪!”
“是,主人,母狗撅高了,第四鞭!谢谢主人的调教!啊啊呀啊呀啊”稀里
花啦的铃声是纤儿用力挣扎造成的,但是捆成怔子一样的纤儿是怎么也逃脱不了
这次的鞭打了!
“啪!贱人!让你老实在家呆着!你偏出去!你说你贱不贱!”
“贱贱贱!哇哇!5下!谢谢主人的调教!主人,纤儿受不了了,求求主人
别打了!”
“啪!知道疼不出去不就得了么!受不了也得受着!”
“啊啊呀啊呀!6下!谢谢主人的调教!主人母狗再也不出去了,再也不敢
了!”纤儿疼得双脚乱瞪,可就是逃不掉国良的鞭子!
“啪!贱狗!女人就是贱,放着好不好!非得找打!你说!你是不是一个贱
逼?!你给我趴好了!”
“啊啊呀啊呀,7下!谢谢主人的调教!是,主人,我是个贱逼!主人不打
我我浑身难受!求求主人别打了。5555555”
“啪!啪!啪!啪!国良的鞭子一下一下的抽在了纤儿的屁股,后背上和捆
着的胳膊上!
终于三十鞭子抽完了,国良放下了鞭子,给纤儿松了绑。
纤儿的身上全是汗,汗水把头发打成了一络络的,把屁股上的伤腌得直疼!
她终于知道违背家规的教训了!
纤儿在地上躺了很久。眼泪一滴滴的流了下来,她低低的哭泣着。国良笑米
米地看着她。
漂亮的美女在调教过后也是下贱的母狗一只……看那样子,整个一个落水狗!
国良顺手关了遥控器。一下子阴道和屁眼不动了,纤儿好象缺了点什么,她
一下子睁大了眼睛。
“母狗,爬过来,调教后应该和主人说什么?”国良发出了命令。
纤儿爬了起来,不顾后背的疼痛,爬到了国良的脚下,磕下去了头然后说
“谢谢主人调教!主人辛苦了!”
真是天理不公呀,给纤儿打这样,纤儿还得给他跪下磕头说小话!下贱!仙
儿的眼睛又湿了……
纤儿用手把假阳具和跳蛋当着国良的面跋了出来,上边全是纤儿的淫水……
“请主人检验!这是纤儿淫荡的证据!”丢死人了都……尽管是自已的老公
和主人面前呀。
“添了!”国良说“是,主人”纤儿跪在国良的脚下把假阳具和跳蛋上的淫
水给吃了。
然后纤儿又开始给国良添脚。
纤儿小心谨慎地对国良的每一隻脚趾吸吮,就连趾隙也不敢放过。由于要俯
首服务主人,所以纤儿必要把她那大屁股在国良眼前跷得高高的,让国良观赏自
已的贱样!
“当!当!当!九点了!”
“纤儿抬起了头,”请主人休息!不知道主人今天是否有兴趣玩弄仙奴!仙
奴好去准备!“纤儿还是第一次以性奴的身份来伺候主人!
“当然有!”
“请主人稍等!仙奴这就去准备!”纤儿知道今天得以母狗的身份伺候国良
了,唉!
纤儿爬起来到浴室洗干净了身子,头发,阴道,然后从小抽匣子里拿出了打
结婚起也没有带过的性器具,“唉,到底用上了”纤儿把乳房上吊上了金铃铛,
又别上了细细的一条金链,把阴唇抻大带上了阴夹,刺激得纤儿呻吟了一声。又
带上了两个银色的脚縺,用力把一条狗尾巴塞进了屁眼,呆了很久,把狗项圈重
新带到了脖子上,看着自已镜里的形象“妈妈,爸爸5555……你们从来都不
舍得碰我一手指头,可我在国良面前就是一条母狗,我从今天开始就是一条狗了,
一个让他随意玩弄的狗……”“快点出来!”
“是,马上就出来了!”纤儿赶紧就擦干了眼泪。
国良在看电视,纤儿重新跪到了国良脚下,低下头双手把狗链子递给了国良。
“请主人宠幸母狗!”国良接到了链子,看了看认命一样的纤儿,牵着纤儿
走向了卧室。
纤儿跪在卧室,把国良的裤子脱了下去,为国良添脚以示自已的下贱的地位,
然后一点点为国良口交。国良看着这漂亮的性奴,母狗,再一次感觉自已当初选
对了人,国良渐渐硬了起来。
纤儿拿出了红绳子,递给了国良,“请主人捆绑母狗!”然后自已跪在了床
上。把屁股高高的撅了起来,自已把双手放在了背后,用头支持着全身的重量,
准备好了让主人捆绑!
看着在红绳子下映着的纤儿更加白晰,高撅的屁股上那鞭痕,把阴道和屁股
展现在自已面前一揽无余的纤儿,国良再也忍不住了,走过去跋下了纤儿的狗尾
吧,把自已的坚硬插了进去!!
满屋开始响起了纤儿那淫荡的叫声.


【完】